121 铁血手腕_头狼在线阅读

121 铁血手腕

2018-06-01更新

从酒店里出来,我们仨直接钻进车里。

孟胜乐满是亢奋的冲我吧唧嘴巴:“朗哥,刚才你那招真特么绝了,让狗日的在亲戚朋友面前丢人,而且还一点脾气没有,服你,大写的服。”

我翻出来两粒木糖醇丢进嘴里,边咀嚼边嘟囔:“如果不是怕惹麻烦,我是真想敲折他一条腿,待会回去跟静姐说一声,往后那个逼养的电话别接,防止他给咱设套。”

孟胜乐迷惑的问:“万一他使别的电话打呢?”

我斩钉截铁的说:“那就磕他呗,这次给他脸了,自己不长记性怪不了我。”

通过今天的事儿我也彻底看出来了,那个李葱白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,仗着家里有俩臭钱,感觉全世界都肯定害怕他的傻篮子,对于这种人绝对不能惯着,越惯他越混蛋。

我之所以敢这么有恃无恐,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后备箱里有“喷子”,即便只剩下四五发子弹,但也够我完美的装两场逼。

边打方向盘,我边扭头看了眼坐在副驾驶上的秀秀,此时她仍旧惊魂未定,不停的拿纸巾擦抹自己的眼角,我语调严肃的开口:“秀秀,往后再碰上这样的事儿,你应该提前给我们打电话,啥特么都整完了,你给我来句客人不结账,你让我们过去咋整?”

秀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哽咽:“我想着对方两个人,肯定能多给钱,这种意外收入不需要给你们抽水钱..”

我暴躁的呵斥一句:“如果啥事都特么照你想的发展,那这个世界根本不需要警察。”

她张了张嘴巴,最终什么话都没说。

我长舒一口气继续说:“我们抽你的水钱,就肯定得替你安全负责,咱说句难听话,幸好今晚上只是两个人,如果三个五个,十个八个呢?你是不是也得为了钱,任人宰割?”

“我错了。”她擦拭眼角,低头喃呢。

瞟了眼秀秀大白腿上的几条已经高高隆起的淤青,我叹了口气问:“你没事吧?需要去看看不?”

她吸了吸鼻子,从手包里掏出女士香烟,把头扭到车窗外,神色清冷的轻声叹气:“没什么可看的,我们这种人就指着这幅臭皮囊赚钱。”

我叹了口气说:“唉,你也不容易。”

说老实话瞅她现在的模样,我好像看到了我自己,我们没有任何差别,都只是挣扎在社会最边缘的可怜虫罢了,不同的是她可能比我更为直接一些。

她轻吐一口烟雾,自嘲的苦笑:“成年人的世界,哪有容易二字,今晚上的事情谢谢你了。”

我怔了一怔,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。

看了眼时间,已经将近凌晨四点多,今天晚上的工作基本上接近尾声,我让孟胜乐给静姐去了个电话,确认没什么事情后,直接朝“阿娇美容”返回。

回到店里,李俊峰、卢波波已经先我们一步回来,正一人端碗桶面“吸溜吸溜”的往嘴里倒,静姐和店里八九个姑娘们也都在一楼大厅。

见到我们进屋,静姐赶忙从柜台里翻出两盒桶面递给我和孟胜乐娇声道:“快吃点垫垫吧。”

我摆摆手,一屁股崴坐到墙角的沙发上,轻捶自己酸胀的小腿肚子苦笑:“可算特么下班了,我这两条腿快废了。”

静姐眉眼带笑的说:“咱们总下账吧王朗。”

我朝孟胜乐摆摆手道:“乐子陪静姐一下走走账。”

对于钞票,孟胜乐绝对是我们几个中最上心的,每一笔开销,他都会仔仔细细的记在手机备忘录上,哪怕是买包烟、喝瓶水,他都会清清楚楚的记录。

看我点头,孟胜乐直接从兜里掏出厚厚的一沓钞票开口:“我们今晚上收了九千四,抛去油费和烟钱、水费还剩下九千二,不包括她们的小费。”

正低头扒拉方便面的卢波波扬起脑袋,含糊不清的出声:“卧槽,一晚上挣了两万呐,我们这边也收了八千多。”

静姐异常专业的拿出一个账本,边按计算机边健笔如飞的记录:“秀秀五个钟,小容五个钟…”

一直忙活到凌晨五点多,天已经微微泛亮,静姐才仰起头开口:“账算清了,后天下午咱们再具体结算,提前说下,因为以前咱们没有接过外活,大家也都闲散惯了,但是从明天开始,必须下午五点以前回到店里。”

一个姑娘怯生生的问:“那白天咱们还做生意吗?”

没等静姐吭声,我直接站起来说:“白天不干了,钱重要,命比钱更重要,你们接私活店里不管,但是晚上五点前必须得回到店里,而且我有言在先,自己爱惜自己,千万别染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病破坏店里的名誉。”

“郎朗说的对。”静姐赞许的应承:“大家尽量都注意一点。”

我想了想后接着说:“现在咱们刚开始,很多规矩不完善,等过一阵子,我和静姐商量,定期给你们做身体检查,还是我刚才那句话,自己爱惜自己,想多赚钱就对自己的身体负责。”

十几个姑娘互相对视一眼,不少人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,甚至还有人嘲弄的冷笑:“用不用再给我们签份合同,办个五险一金呀。”

“嘻嘻嘻..”其他姑娘全都掩嘴笑的花枝乱颤。

“开会呢,都严肃点。”静姐轻拍两下桌面,眨动秋眼示意。

我眯缝眼帘扫视她们,对于这些人的表情尽收眼底,叼起一支烟声音沙哑的说:“你们可以当我是在开玩笑,但我丑话说在前头,今天是你们在选我们,明天可能就是我们选你们,市里大大小小的发廊不下百间,指这个为生的姐妹儿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想一晚上赚个七八百的大有人在。”

“什么意思啊?”

“还没过河就开始拆桥呐,年龄不大口气不小。”

“就是,是不是觉得我们除了跟你干没别的出路了..”

静姐店里的七八个姑娘立马开始叽叽喳喳的反驳起来。

“王朗!”李俊峰皱了皱眉头,示意我别把话说的太绝。

“你别吱声。”我瞪了他一眼,夹着烟卷,漫不经心的盯着这帮话痨似的娘们,瞟了眼静姐微笑道:“姐,你也别说话,我肯定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到底。”

等了半分多钟,看她们丝毫没有闭嘴的意思,我直接抄起面前的烟灰缸“咣”一下砸在地上,扯着嗓门厉喝:“草泥们马得,一个个挣俩逼钱是不是有点飘啊,能干的给我消停闭嘴,不能干的马上滚蛋!”

一个浓妆艳抹的女的马上起身,朝着静姐出声:“静姐,我不干了,被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孩儿呵斥骂娘,往后的路还怎么走。”

有一个带头的,立马两三个姑娘纷纷表态干不下去了。

“王朗,你有点着急了。”静姐焦躁的冲我喊了一声。

“不干就马上滚蛋!”我粗暴的指着刚才说话的那女的冷笑:“记清楚我这句话,只要今天从这个门走出去的,往后基本上也算告别这个圈子,我他妈好心带你们赚钱,你们拿我的方式去别家店捞金,肯定没这么便宜的事儿。”

说罢话,我又看向静姐说:“姐,今晚上走几个,我帮你再找几个回来,我既然能从高大海手里借仨人,就不差再多借几个。”

我直接把烟头一脚踩灭,表情冷漠的低吼:“波波、乐子,送几个辞职的姐姐回家,顺带给我打听清楚她们家里几口人,都特么住哪,疯子回头给我订二斤硫酸,操他妈的,非逼我发火是吧!”

刚刚那几个嚷嚷着不干了的小姐立马杵在原地没敢继续动弹,表情尴尬的望向静姐。

这时候站在门口的秀秀沉默半晌后,开口说:“缺人的话,我可以帮忙喊几个,质量肯定都不错。”

第一个挑头说不干的姐妹儿迟疑几秒钟后,陪衬笑脸凑到我跟前,拿胳膊碰了碰我手臂,讨好的开口:“朗哥,你看你,我刚才就是随口那么一说,你别跟我一般见识。”

静姐也干咳两声开口:“郎朗,咱刚开始合作,大部分人还不了解你性格,有什么咱们慢慢说,别着急..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